“铁娘子”撒切尔:英国男性政坛里的“孤独者”

  英国前辅弼撒切尔夫人4月8日在家中安静谢世
后,来自白金汉宫的消息说,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她的逝世非分悲痛,并致信其家人默示慰问。当日,英国辅弼官邸唐宁街10号下半旗志哀,在西班牙马德里参加会议的卡梅伦辅弼也中断行程归国。辅弼官邸发言人说,依照撒切尔夫人的遗愿,她的尸首不供民众企盼,葬礼将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举行,虽然不是国葬,但与女王的母亲和戴安娜王妃的葬礼享用一致规格待遇。

  英国政坛奇迹

  撒切尔夫人全名是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1925年10月13日出生于英格兰林肯郡的格兰瑟姆市。她于1943年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其间加入了英国保守党,曾担任牛津大学保守党协会主席。1959年她被选下院议员,1961年到任退休金和公民保险部政务次官,1964年任下院保守党前座发言人,1970年任教育和科学大臣。撒切尔夫人在1975年2月被选为保守党领袖,成为英国保守党、也是英国政党有史以来的第一名女性领导人。1979年5月,她率领保守党在大选中告捷,成为英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辅弼,且连任三届至1990年,是英国二十世纪延续执政时间最长、也是英国历史上第二位任期最长的辅弼。

  撒切尔夫人被誉为英国政坛的奇迹,她从头塑造了她所代表的政党和全部
国家。在辅弼辞职典礼上她曾引用圣・弗兰西斯的名言来归纳综合自己的政治主张:“给冲突之所予和谐;于错误
之处弘扬谬误;凡有疑虑要带去信仰;扫兴之气节人看到希望。”她地点的年代仍不鼓励和看好女性从政,在她当政之初时曾有内阁大臣私下里说风凉话,“走着瞧吧,若是她能行的话,是个女人就干患了”。然而,作为英国政坛男性世界里的“孤傲者”,撒切尔夫人很快就显示不凡的治国能力。她把对付通货膨胀、改良宏观经济环境作为执政期的核心目的,用把持货币供应量来对付通胀。她提倡私有化并削弱工会力气,改革社会福利体系,下降税收,限制公共开支,紧缩银根,提高利率。她的当局全力推选的一系列政策首创了英国经济的全新局面。

  “铁娘子”功过褒贬不一

  在外交政策上,她一如既往地奉行强硬政策,对欧洲一体化不屑一顾。1982年英国与阿根廷马岛之战中,在她的力主下,英国派出特混舰队远征南美,以武力夺回了马岛。此次成功
大大提高了她在保守党内以至英国政坛和全社会的声誉和名望,并助她在1983年6月的大选中赢得压倒性成功
连任辅弼。1984年,寻求北爱尔兰自力的爱尔兰共和军在英国保守党年会上引爆炸弹,死里逃生后的撒切尔夫人越日即发表讲话,对恐怖袭击默示谴责和蔑视,赢得社会各界遍及好评。她的“铁娘子”称号最初来自于苏联媒体的报道,随即广泛撒播。1987年6月,她率领保守党在大选中再度告捷并连任辅弼。

  然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撒切尔夫人头上的光环开始逐步消退。当时英国国内持续通胀,保守党内也开始对她强硬的教条风格
颇有微词。1990年11月,撒切尔夫人在竞选保守党领袖时失利,黯然辞去辅弼之职。在告别辅弼官邸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位一向以强硬面孔示人的铁娘子罕见地流着泪坦露了自己的情感。1992年6月,撒切尔夫人被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册封为女男爵。

  离开唐宁街10号后,作为上议院议员的撒切尔夫人仍经常缺席公众活动并四处演讲。晚年的撒切尔夫人著有回忆录《唐宁街年代》,记录了她担任英国辅弼11年的光辉
生活生计。2003年,伴随她51年的丈夫丹尼斯・撒切尔去世,令撒切尔夫人非分悲痛,尔后十年间她的健康日薄西山,先后几次轻微中风,遵医嘱逐步淡出公众视线安度晚年。2005年10月,在她80寿辰庆祝会上,英国女王和时任辅弼布莱尔亲临祝贺,许多英国政要及社会各界人士送去诞辰祝愿

  然而“铁娘子”的强硬也并不总能令她占上风。在香港回归中国的问题上,撒切尔夫人遇到了愈加强硬的敌手。1982年9月在关于香港回归的中英谈判中,对于英方以香港主权换治权的企图,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说出了掷地有声且毫无回旋余地的话:主权问题是不可以构和的,1997年中国一定要收回香港,在此之前的过渡期内香港若发生严重波动,中方将不得不另外斟酌何时、以何种方式收回香港,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任何如英方所说的可能的“灾难性影响”我们都将勇敢面对。邓小平那带有浓厚的四川口音的话令意气风发,携马岛成功
余威而来的撒切尔夫人顿时意兴阑珊,倍感挫折,在构和结束后步出人民大会堂时甚至魂不守舍地失足跌倒。1984年12月,中英正式签署《联合声明》。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

  针对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功过褒贬一直以来就没有停留过。如今就对这位在英国政坛上一度叱咤风云的人物盖棺定论也许仍为时尚早。无论如何,作为英国有史以来的连任三届的第一位女性辅弼,她的成功以及她留下的政治遗产至今仍深深影响着英国政坛,她执政期间所推选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均为其后无论保守党还是工党当局所沿习。正如英国媒体的评论所言,这位执政11年,先后直通
上世纪80年代再造英国光辉
的女辅弼,是绝不会被历史所轻易遗忘的。(驻伦敦记者 戴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ireachef.net